体育赛事直播
好书推荐榜
作品集 世界名著 名家作品及欣赏 书信日记 散文随笔 国学 心灵读物 心灵鸡汤 人生哲学 现当代诗歌 古典诗歌 寓言故事 少儿名著 成语故事 神话传说 童话传说 童话故事 成长小说 推理小说 惊悚小说 青春小说 言情小说 官场小说 职场小说 当代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网络小说



《老牌政敌2:国会危机》迈克尔·道布斯

编辑:千味书屋 时间:2019-04-07 09:18:21
文学分类
书籍购买地址
在线阅读
电子书下载

《老牌政敌2:国会危机》迈克尔·道布斯 书名:《老牌政敌2:国会危机》

外文书名:TheLord`sDay
作者迈克尔·道布斯
(作者),吴超(译者)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3月1日)
页数:35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0012257
ASIN:B00T41TQ2E
版权:白马时光

编辑推荐

暴力和谎言是权力的两大利器,暴力控制肉体,谎言控制思想。

《纸牌屋》原著作者迈克尔·道布斯最新政治冒险小说“老牌政敌”系列第二部。
迈克尔·道布斯曾任政府特别顾问和撒切尔政府幕僚长,英国保守党副主席,2010年被英王室册封为男爵。道布斯继《纸牌屋》中老谋深算的弗朗西斯·厄克特之后,又创作了哈里·琼斯这一孤胆政客角色,并用成熟精湛的笔触讲述了心狠手辣的政治老手们为登上权力巅峰不择手段地争夺砝码、冷酷厮杀的精彩故事。

亚马逊书店年度百大好书,多家重量级报刊媒体震撼推荐。
本书曾获英国亚马逊年度好书称号、五星级好书赞誉。英国《每日快报》《新闻联合社》《每日邮报》《卫报》震撼推荐,老牌政敌权力风暴再掀强读狂潮!

精美奢华的硬精装版本,获奖译者倾力打造译本,突显作品的完美品质。
本书译文水准高,阅读起来酣畅淋漓。包装方面采用硬精装设计,典雅精美,大气奢华,非常适合阅读和收藏。

“老牌政敌”系列政治冒险小说,可谓道布斯自1989年《纸牌屋》出版近20年后开辟的创作新领地。作为政治冒险小说,权力倾轧、尔虞我诈自然是书中最精彩的看点。本书系的主角哈里·琼斯曾是一名出色的特种兵,但作为孤胆政客,除了孤独,他在其他方面都是“不合格”的。他无法忍受天天生活在虚情假意和猜忌的壁障后面,所以才有了一次次冒险的冲动,这也是哈里·琼斯冒险的前提条件。哈里·琼斯显然是更具有全民偶像气质的政客——他既有政治家冒险求胜的精干老辣,又有欧美文学、影视作品中正面硬汉角色设定中常带有的悲天悯人的温情性格,更有世俗凡人的很多无奈。“老牌政敌”系列的文风相较“纸牌屋”系列明显更精炼、老道。哈里·琼斯的经历会更容易让凡俗生活里的读者产生共鸣,也能让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心情大起大落、收获惊喜,但最终都能站在回归人性的制高点满意地合上书。

媒体评价

在读过他的作品后,我们不禁疑惑道布斯为什么不早点弃政从文,而是浪费时间去担任英国保守党副主席、盛世长城广告公司广告业务副主席,还有节目主持人和记者这些职务。他就是为写作而生的,他创作畅销书的天赋和才华早已在众多作品中显现。他的文学世界有一种引人入胜的魔力,人们一旦进入就会迅速沉迷其中,并且深深为他派头十足的文风所折服。

——英国《每日快报》

这是一部绝佳的政治冒险小说……他是当今英国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用新颖、直白的作品让世人大饱眼福。老牌政敌系列立意大胆、笔法精湛,有极强的戏剧张力,是小说中的经典。

——英国《新闻联合社》
本书字字句句都能刺激到你的神经,道布斯的小说是公认的最有现实预见性的虚构作品。

——英国《每日邮报》

英国最佳冒险小说。

——英国《卫报》

作者简介

迈克尔·道布斯,1948年出生于英国赫特福德郡,毕业于牛津大学。道布斯纵横英国政坛三十余年,初涉政坛便很快崭露头角,被称为“威斯敏斯特的娃娃脸杀手”;后任政府特别顾问和撒切尔政府幕僚长,最终于保守党副主席的职位上退休,2010年被英王室册封为男爵。
作为畅销书作家的道布斯共著有十余部畅销作品。1989年,他讲述英国官场故事的处女作小说《纸牌屋》大获好评,次年被BBC改成电视剧,风靡全球。
继《纸牌屋》中老谋深算的弗朗西斯·厄克特之后,道布斯又创作了哈里·琼斯这一孤胆政客角色,“哈里·琼斯政治冒险系列小说”也迅速成为他文学创作上的又一座里程碑。这一系列包含了《老牌政敌》《叛国者》等五本政治冒险佳作,一上市就引发热议,并获得众多英国主流媒体的广泛赞誉,频获“五星级好书”荣誉。

目录

楔子
正文
后记
致谢

经典语录及文摘

楔子

他知道自己受了伤,但却感觉不到疼痛。听到敲门声他便去开门,门刚一打开,两个陌生人不由分说就闯了进来。
他奋起反抗。过去他曾是一名非常优秀的运动员,虽然现在不得不坐在轮椅上,行动多有不便,但他还是成功挡住了对方最初的攻势。那是两个身材矮小的年轻人,瘦得跟猴子似的,他拽住其中一人猛地一推,使他撞进另一人的怀里,两人踉跄着摔倒在地,他趁机沿着门厅向屋里退去。可他能退到哪儿去呢?他毕竟是个坐着轮椅的人。
也许他们是想抢劫?可他们得脑残到什么地步才会来抢他这样的人啊!明眼人一看便知的事儿,有钱人谁会住在这种猪圈一样的破房子里?他家里倒是藏了些奖杯和奖章,可那些东西又不是真金白银,能值几个钱?主人收藏它们多半是因为其情感上的价值,就像那张拍摄于几年前的他和长公主握手的照片。这里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一定是搞错了,相信等他们发现这一点时,肯定会自动离开。
可两人爬起来后却又径直跟着他走进了客厅。他们面无表情,步履从容坚定,势不可当,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见对方拔出了刀,他惊叫道,“我们是同胞啊。”从两人的模样他可以断定,往前数一到两代,他的先人和他们的先人极有可能曾是表亲。而他们的肤色和靴子上干燥的尘土则表明他们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区。也许这只是一场误会,说不定是认错人了呢。可对方什么也不听,什么也不说。他们一步步逼近他,抓住了他,并抬手用刀子一划。
随后他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咽喉的位置出了问题,不怎么听使唤了。两人并没有开始在屋里翻找东西,而是静静地站在一旁注视着他,他们乌黑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安,甚至还有一丝悲伤。他忽然觉得一切都好奇怪,这太不正常了,但他又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他低下头,看见胸前无比醒目的一摊鲜血,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喉咙被割破了,他马上就要死了。这时他不由想起小时候听父亲讲过的关于他们乡下人过节时宰羊的事。他一直都很好奇,当鲜血从脖子里汩汩流出时,那些羊会感到痛苦吗?现在,他知道答案了。

致谢

本书灵感来自于多年前我对上议院的一次访问。那是一次私人游览,上议院恢宏的建筑风格让我着迷不已,但有一个地方却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当我站在富丽堂皇的议事厅中,我注意到御座后面的镀金华盖下有两个极为隐蔽的小门。我怀疑那里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国家机密,但当我获准进去参观时,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现在你们也已经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可想而知我当时是多么的诧异。那个发现激发了我的幽默感,因此当时我就决定,有朝一日我要围绕这两个不起眼的壁橱门写一个故事。于是,就有了这部《国会危机》。
但是这部作品披露了一些不好的东西。通过广泛的研究,我在书中揭露了我认为异常松懈的国会开幕大典上的安保工作,由于作品的公开性,它所产生的潜在影响令我担忧。我们生活在一个动荡不安的时代,恐怖主义分子不会因为英国举办一场盛大的聚会就偃旗息鼓。
因此,在本书出版之前数月,我给内政大臣写信陈述我的担忧并向她发出警告。我天真地以为能够立即得到答复,结果我的那封信却如同石沉大海,再无回音,甚至连封感谢信都没有收到。于是我又给其他主管安全工作的官员写信,那封信在威斯敏斯特安全人员中间倒是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他们认为我的书过于耸人听闻,不负责任,书中提到的数十处安全漏洞,完全是我不得要领的结果。然而这些所谓的漏洞全都存在于公共领域,如果连我都能发现进入国会参加开幕大典比过飞场安检都要容易,那么其他居心叵测的人就更不必说了。但既然内政大臣对我的警告置若罔闻,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但最终的结果还算令人满意。相应的安保措施已经或正在改善。未来再召开国会开幕大典,在不妨碍典礼的同时,安保等级将会大幅提高。在这方面,本书也算完成了它的使命,现在它将回归自己的本职,作为一部小说作品去取悦它所有的读者。
不过争议归争议,我在写这本书时仍然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他们中有些人依然在威斯敏斯特担任着职务,因而不便公开他们的身份。他们知道我说的是谁,在此我向他们表示诚挚的感谢。然而有一个人的名字我可以公开,他就是彼得·霍斯福尔少校。彼得在冷溪近卫步兵团光荣服役三十四年,退伍之后他成了上议院的高级警司,负责国会的安全工作。他工作敬业,从未出过差池,而且性格幽默。多年前,我正是在他和他那美丽的妻子玛丽的陪同下才发现御座后面那两个门的。如今玛丽已经不在,但彼得仍是我的挚友。他对我写这本书的事毫不知情,我想书中之事如果传到他的耳中,他一定会大为震惊,因为他所守护的那个地方,于他如同圣地。但我希望他能接受我的感谢,我要感谢他与我建立的这种振奋人心的伟大友谊。
这本书的顺利创作还有赖于其他几个有过从军经历的朋友。哈里·琼斯这个人物的灵感很大一部分来源于我的老朋友伊恩·帕特森,我的许多作品都得到过他的指导和帮助,但任何一本都不及我在这本书中对他的依赖。他和我共同的朋友大卫·福斯特也给予了我宝贵的支持,另外还有本人表弟彼得·道布斯为我引荐的贾斯汀·普利斯特列,对他们的感激我难以言表。如果我在军事方面的描写有什么不足或错误之处,那纯粹是因为我个人的愚钝,因我实在难以企及这些虽已退役,但却仍然头脑灵活的杰出军人们。
另外一位在不经意间帮助过我的前军官是蒂姆·柯林斯上校,我将他在伊拉克开始某项行动之前向下属们所作的振奋人心的讲话套用在了哈里身上。
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的同学在很多方面为我提供了热情的帮助,他们的友情我铭记于心。安德烈·梵多鲁斯是我在很多致谢中都要提到的名字,这一次他仍然是我最好的支持者,他为我引荐了安德鲁·波佩尔,帮助我解决了许多金融经济方面的疑点。米安·扎西恩是我在弗莱彻学院的另一个同学,他、他优雅出众的妻子安迪以及他的岳母玛木娜·塔斯基努德-迪恩,在帮我了解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地带的风土人情方面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吉姆·斯塔克是一位退役的美国海军少将,他也是我的弗莱彻校友,他以我的名义邀请了他的另外几位同僚,他们都是退役的美军军官,其中包括比尔·卡梅隆上尉、菲利普·安塞尔莫海军少将和艾德·道格威洛少校,正因为有他们的帮助,我才能将从迪戈加西亚岛至阿富汗的那段飞行描述得尽可能合理、准确。
关于迪戈加西亚岛的资料我要感谢另一位前美军军官,他叫小特德·A·莫里斯,他也曾是迪戈加西亚岛临时行政机关的最高长官。他如今生活在美国新墨西哥州,该州州长比尔·理查森也是我们的弗莱彻校友。特德曾说要请我喝冰啤酒,但因我距新墨西哥州路途遥远,一直难以实现,不过有生之年我定要前去会一会这位老友。
丹尼尔·布里顿·卡特林帮我分析了BBC的议会事务新闻制作人在面对书中所述危机时的应对策略,他应该知道,本书中的丹尼尔就是我为了表示对他的敬意而塑造的一个人物。他的热情和令人愉快的恶作剧让我感念至今。
需要感谢的人还有很多,比如皇家通信兵部队的简·查尔莫斯、迪雯·格里菲斯和克里夫·沃特斯,他们热情、慷慨,但愿我在书中的描述没有亵渎他们的专业水准。
当然,不可避免地,我对本书中的部分细节作了自由发挥,比如迈克·蒂贝茨所承担的角色在现实中通常都会由两个人担任,国会开幕大典从来没有在11月5日召开过,还有盖伊·福克斯不散的阴魂。此外还有很多地方可能与现实有所出入,希望我的朋友和所有读者朋友们能够多多包涵。
最后,我很高兴这本新书出版后募集到了一大笔善款。去年圣诞节,我在一次筹款晚宴上应邀为全球学生伙伴关系组织和ZAMCOG[ZAMCOG,英国慈善机构,致力于解决赞比亚儿童的失学问题。]发表演讲,这是两个在发展中国家开展教育工作的慈善机构。一位名叫琳达·哈里森·爱德华兹的杰出女士很热情地向这两个机构提供了帮助,琳达是美国历史上两位哈里森总统的直系后代。而当时恰逢我正在构思小说中的美国总统这个人物,因此,为了感谢她对慈善事业的支持,我借用她女儿的名字布莱斯,为我书中的美国总统命了名。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将美国总统设定为女性角色的唯一原因,这一点和现实并无关联,因为本人无意预测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


迈克尔·道布斯

伊丽莎白女王并非第一次感觉生命受到威胁。年轻时,穷凶极恶的纳粹轰炸机经常把燃烧弹和高爆炸弹倾泻到王宫之上。他们的游泳池也经常被炸得面目全非。而在林荫大道上骑马阅兵时,她曾经六次遭到枪击,但她没有畏惧,只是俯下身子轻轻拍拍马儿,继续向前,当然,她并不知道那些是空包弹。还有一次更加离奇,她一觉醒来居然发现床上坐了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他说他叫迈克尔·费根,没有别的意思,只想找一支烟抽。伊丽莎白按下了报警按钮,可似乎没有任何人听到,显然,吸尘器的噪音盖住了一切。她打过两次电话求助,可是依然无人前来。于是她只好坐下来和那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年轻人交谈,直到让对方相信自己没有香烟,并说服他和她一起到走廊里寻找。事后得知,那名男子是翻墙进入的王宫,之后便在宫内漫无目的地游荡。当然,有人曾看到过他,可却把他错当成了宫里的工人,尽管他当时光着脚。只要过了扯着铁丝网的围墙,就再也无人问津,仿佛每个人都抱定了同样的结论:既然他进得了宫,就肯定不是闲杂人等。官方报告中的说法是王宫的安保状况糟糕透顶—菲利普亲王曾使用过更加粗俗的字眼—当然,所有的教训他们都该铭记于心,杜绝重蹈覆辙。可他们做到了吗?
安全是一种心态,一种幸福感。自从揪出了盖伊·福克斯,上议院从此太平无事,再未闹出过什么风波。因此人们很难相信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那位来自巴基斯坦的高级专员忽然站了起来,手里挥舞着什么东西,即便是外行人也能看出那应该是一把小型冲锋枪,而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人则一眼就能认出,那是一把卡拉什尼科夫AK-102突击步枪。枪托折叠起来后,其总长不足两英尺,弹夹中装有三十发子弹,三秒之内即可全部射出。在室内,这是一种威力极其可怕的武器,而由于它枪身小巧,可以轻而易举地藏在专员华丽的民族服装下面。他是个毫不起眼的角色,身体肥胖,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可现在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敏捷地从距离御座仅几英尺的长凳上跳了出来,令坐在旁边的其他宾客大吃一惊。此刻,他和女王之间仅隔着几位老迈的官员,而他们背对着他,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趁着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轻轻一推,几个老头子便倒在了地上,他和女王之间的障碍顿时扫清。议事厅内有一名王室护卫,但却站在远远的另一头。此刻他的震惊丝毫不亚于厅内的任何一个人,不过他马上就醒过了神。然而那个巴基斯坦人这时已经冲上了御座前的台阶,站在了女王满是刺绣的裙裾上。
对于大部分目击者而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就像是他们用望远镜看到的发生在另一个遥远世界中的场景。一时间他们搞不清这是真是假,即便高级专员举起武器,大吼一声并开了枪,他们仍然呆若木鸡,手足无措。这到底是事先安排好的表演,还是某个蠢货突然发了失心疯?直到御座之上的天顶哗哗啦啦落下来一堆金色的碎片,撒满了女王全身,他们才如梦初醒,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尖叫声从各个角落传来,座位上的人们有的立刻抱头趴下,有的则不敢相信地僵在原地。男童们跪倒在地,瑟瑟发抖。一名侍女当场昏了过去。其他人则纷纷尖叫着,弯腰寻找着掩护,似乎只有伊丽莎白女王还镇定自若地坐在她的御座上,对眼前的混乱无动于衷。
查尔斯是第一个做出反应的人。他猛地站起来冲到了女王和巴基斯坦人中间,用身体护住自己的母亲。可是女王拉了拉儿子的胳膊,让他退了回去。如果枪手想要她的命,恐怕早就动手了,何必费什么周章,所以她不希望儿子做出任何无谓的牺牲。
王室护卫也是同样的想法。枪手处于有利位置,在挤满人的议事厅内交火,后果不堪设想,况且那极有可能会威胁到女王陛下本人的安全。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耐心等待,伺机而动,或许还能出其不意地反制对方。因此,他并没有急着掏出手枪。
可周围的形势却并非静止不动。把守御座后面两个出口的门卫本能地推开大门,让那些有机会的人尽快逃生,可是门刚一打开,外面的人却势不可当地涌了进来。当第一声枪响在上议院回荡时,几码之外的皇家画廊里,两个原本坐着轮椅的“残疾人”仿佛突然服了什么灵丹妙药,从轮椅上一跃而起。他们同样拿着武器,而且不知为何,他们还把轮椅的坐垫死死抱在怀中。
议事厅的另一端,也就是首相和下议院议员们所处的位置,这时也传来一阵枪声。藏在洗手间的三个清洁工挥舞着冲锋枪跳了出来。众人头顶的天花板上顿时多了数个弹孔。大部分下议院议员开始本能地向外逃去,这正是袭击者们期待的结果,唯有如此,他们才能驱散门口的人群。那些打算坚守岗位的人,比如门卫和警督,看到黑洞洞的枪口也不免胆寒。逃散的人群像洪水一样瞬间穿过了门口,两个清洁工立刻拉上巨大的黄铜大门。几秒钟之后,大门已经关闭,并被牢牢地锁上了。
首相和内阁的主要成员全都集中在靠近栅栏的地方,他们此刻同样六神无主。保镖们全都不在身边,因为这里毕竟是上议院,全伦敦今天最安全的地方。除了内阁大臣们,谁还能威胁到首相的安全呢?不过议事厅的这个位置还有两个额外的出口,它们通向常被用作投票厅的走廊。于是下议院议员们蜂拥而去,但最先跑到出口的是那些官居末流的小鱼小虾们,而内阁中真正的大鱼却仍被堵在最里面。他们很快就发现,拿着枪的清洁工已经站在了这些侧门的外面,不过他们晃动着枪管,故意放出去了一批人。只有第一位内阁成员拉着首相靠近出口时,一名枪手止住了试图继续往外逃的人群,并冲天花板上又开了几枪,喝令他们后退。另一个侧门处也是同样的情况。
上面一层,议事厅两边狭窄的走廊内,宾客们已经逃得干干净净,唯独两个人除外—马格纳斯和威廉-亨利。当他们逃向通往楼梯的门口时,正好撞上之前同样坐在走廊中的两个人,而此时他们手里却拿着枪。斯捷奇金APS冲锋手枪,清洁工两天前就把它们偷偷藏在了洗手间的水箱中。
“伙计,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马格纳斯说。
“什么?”威廉-亨利咬着牙问。
“我们遇上大麻烦了。”
“卫兵们都跑哪儿去了?用得着他们的时候一个人影都不见。”
下面的议事厅中,那些身披红色斗篷、头戴宝冠的贵族们表面上看依旧泰然自若。他们尽力保持着皇家的体面,没有人尖叫,没有人惊慌失措,可恐惧已经开始在他们心里蔓延。伊丽莎白纹丝不动,她看到暴徒们已经控制了议事厅的各个出口。其他人也都看在眼中,他们只觉得震惊、惶恐,一些人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倘若有人第一个失控,势必会引起可怕的连锁反应,到时场面会更加混乱,后果会更加不堪设想。而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终于控制不住哭喊起来,并从人群中间向外挤去,引得周围的人一片惊慌。一名暴徒举起了枪,开始瞄准。可怕的灾难一触即发。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女王站了起来。
当年泰坦尼克号上会不会也出现过同样的情景?面对即将发生的悲剧,突然有一个人站出来控制了局面,平息了混乱?这个可能性恐怕不大。毕竟泰坦尼克号上没有女王,没有伊丽莎白,因为当她站起身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包括持枪的暴徒,仿佛有种看不见的力量在起作用,议事厅里渐渐安静了下来。女王开口了,她的声音并不大,但却传到了各个角落。
“大家不要慌,”她说,“只管照他们说的做。”
女王的话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伊丽莎白重新坐下,此时仍有一小部分人在暴徒枪口的驱使下离开议事厅。宫廷随从、男童、侍女,那些拥有头衔但却没有实际权力的人都被放了出去。一名侍女试图接近女王,但暴徒狠狠瞪了她一眼,使她不敢再向前一步。无奈,她只好流着泪,万分不舍地离开了她的主人。
但法官们一个都不能走,他们就坐在御座的正前方;其次还有各国的使官、主教,凡是有头有脸的重要人物都被扣了下来。议事厅的每个出口都在执行着同样的标准,放走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留下有权有势的大人物。
暴徒们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因为他们的对手很难组织起任何有效的抵抗。议事厅里没有保安。在如此重大的日子里,上议院本该是全国最安全的地方,按道理国会大厦早已处在重重保护之下。可是由于担心有碍观瞻,国会大厦各个出口负责守卫工作的武装警察全都撤到了宫外。议事厅内只有一名王室护卫,另外还有几位已经退休的老将军,可他们手里仅有的武器只是几把仪式性的佩剑。虽然大多数门卫都有过当兵或当警察的经历,但他们没有武器,身手也早已不再矫健。女王的护卫包括侍卫官和皇家亲卫兵,分别被安排在王子堂和皇家画廊内,但他们穿着夸张的羽状服饰和吊袜带,平均年龄在六十岁以上,且手里拿着都铎王朝时代的兵器。显然,指望这样一群人去保卫女王陛下也未免太滑稽可笑了。
二层的走廊被清空之后,其中一名暴徒迅速在每扇门上用金属丝挂上了一个个形似可乐罐的东西——显然那是某种手雷的伪装。在一楼议事厅内,两个坐轮椅的暴徒扯开了他们手中的坐垫,可是坐垫里面并没有通常所见的海绵乳胶,而是塞满了烈性炸药,就像中东地区那些自杀式袭击者穿在身上的炸弹衣。一名暴徒将它往头上一套,径直站在女王的身后。威斯敏斯特宫瞬间变成了战火纷飞的约旦河西岸。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政治和人性的虐心结合!]“老牌政敌”系列融合了政治上的权力厮杀,人性中的灵魂唤醒。《老牌政敌》可谓道布斯创作的新领地,读过竟不禁感叹人的身心状态在时事变迁下竟然能如此迥异。虽然作者身份特殊,但他的写作风格真诚、自然,能让人投入地体会作者的心境,就像听他讲故事一样全盘接受。看了《老牌政敌》再看这本书,就发现,这次没有那么多的政界秘辛,却满是赤裸裸的欲望扩张。《纸牌屋》中更喜欢将重心放在高层人物的生活上,那样的生活圈子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不寒而栗;《老牌政敌》则描绘了各个阶层的人物,让人感受到男主角的硬汉形象下,内心深处隐藏着的些许的

[比《纸牌屋》更人性化的政治小说]用了一个周日把迈克尔·道布斯的最新小说《老牌政敌2国会危机》看完了,因为是同一个作者的书,所以不免与《纸牌屋》《老牌政敌》相比较。本书不再像《纸牌屋》那样用政客的生活细节作为新鲜卖点吸引读者注意力,而是让读者在享受美妙情节时先渐渐忘记本书的高冷基调,让皇室成员、政界名流都具有饱满、灵动的人格。《老牌政敌》是很男人的一本书,责任、耐性,临危受命的镇定和机智,还透着所有男主角神一致的专情态度。而《老牌政敌2》可以说是道布斯给读者的一个惊喜,它突然把读者从前两本的那种生猛、冷峻的气场抽离,带入了政治砖瓦铸就的人

[读完之后还意犹未尽!好书!]读《国会危机》时总觉得阅读速度比飞转的脑子还快,还没完全尽兴就已经独到了结尾。仔细咂摸才觉得这就是道布斯精湛写作技巧的体现——不乖张、不投机、不炫技,只是尽可能地贴近你的本心,把人性的力量从看似冰冷、强硬的生活提炼出来,柔软地浸入你阅读的节奏中。也许是因为还意犹未尽,所以更觉得没读够。还好这是系列书!真的没想到第二本这么快就出版了。这本书开篇就又给我一个惊喜,仿佛从“007系列”电影突然变成了美剧《24小时》,与第一部的平凡人物相比,这本书的人设更像《纸牌屋》,道布斯将主要情节集中在政界高层人物的生活上,

[还是写的很不错的,很好看。]还是写的很不错的,很好看。

[买家评论]书是正版,物流挺快的!

[点赞]写得挺好,不过我觉得道布斯在纸牌屋写得更游刃有余些~

[第一本更好看]第一本更好看这本没有第一本那么有故事性

[惊险小说]作为惊险小说来说,还行,纯粹的个人英雄主义

人喜欢阅读

《曹文芳水乡童年精品书系》曹文芳 《古典新读·鱼雁尺牍:古代书信集锦》刘小乔
迈克尔·道布斯的书,迈克尔·道布斯作品集
相关推荐阅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