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榜
作品集 世界名著 名家作品及欣赏 书信日记 散文随笔 国学 心灵读物 心灵鸡汤 人生哲学 现当代诗歌 古典诗歌 寓言故事 少儿名著 成语故事 神话传说 童话传说 童话故事 成长小说 推理小说 惊悚小说 青春小说 言情小说 官场小说 职场小说 当代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网络小说



《太阳点名》余光中

编辑:千味书屋 时间:2018-10-19 12:11:18
文学分类
书籍购买地址
在线阅读
电子书下载

《太阳点名》余光中 书名:《太阳点名》

作者余光中
(作者)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5月1日)
页数:17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44751899,9787544751896
ASIN:B07G2D7QD7
版权:江苏译林

编辑推荐

任灵感逍遥,与永恒拔河。
著名乡愁诗人余光中晚年精选诗作,余光中自己评价“这本分量之重超越我以往任何一本诗集”。
诗歌主题、体裁、语言变化包罗万象,篇篇经典。
书中收录余光中亲笔手稿《下江陵》《读八阵图》。

名人评书

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梁实秋

他上承中国文学传统,横涉西洋文学艺术,在绵长四十余年的创作生涯中,笔耕不辍,成为当代文学的重镇,其文学影响,已跨越海峡两岸,诗风文采,为不少读者所赞赏。当我们翻阅那琳琅满目的佳作,沉浸于他那融汇中外,通变古今,颇具雄长之气;瑰丽多姿,变化多端,令人叹为观止的诗文之中时,不能不惊叹他的文学成就之超卓。
——董桥

作者简介

余光中(1928—2017)

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他的写作涵盖诗歌、散文、评论、翻译等多领域,诗风与文风多变,驰骋文坛逾半个世纪,在华文世界拥有众多粉丝与知音。著有诗集《白玉苦瓜》《藕神》《太阳点名》,散文集《逍遥游》《听听那冷雨》《粉丝与知音》等。

目录

第一辑短制
窗之联想
茶颂
思华年——赠吾妻我存
蝉声
秋千
问玉镯——我存所佩
蠡湖
小诗题伞
传说
太阳点名
谢渡也赠柑
附:谢余光中教授赠诗/渡也
客从蒙古来
某夫人画像
洛阳桥
诗赠夏高
富春山居图——名画合璧庆中秋
凤凰木颂
生日卡
核桃
颂屈原
给燕子
风筝
白眼青睐——赠黄文龙医师
阿里山赞
水中鹭鸶
断桥残雪
寻桂
不甘秋去
卢沟桥
我的小邻居
问答——题蒲添生雕鲁迅
黄金风铃
阿里朝山
谁来晚餐
西子楼
天兔
记忆深长
拔海——给生于风灾的女婴碧雅
Casino
童心
二月婴
送梦蝶
招魂
白孔雀
芭蕾
半途
梦幻舞马

第二辑唐诗神游
行路难
空山不见人
桂魄初生
大漠孤烟直
下江陵
岱宗夫如何
读八阵图
枫桥夜泊
登鹳雀楼
泠泠七弦上
江雪
寻隐者不遇
听筝
新嫁娘
问刘十九
遣怀
寄扬州韩绰判官
夜雨寄北
应悔偷灵药
霜月
北斗七星高
陇西行
中秋

第三辑长诗
秭归祭屈原
花国之旅
卢舍那
大卫雕像

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后记

《太阳点名》是我此生出版的第二十本诗集,也是我自三十年前来高雄定居算起的第六本诗集。“江郎才尽”之咒语,多谢缪思,始终未近吾身。
这本诗集分成三辑:“短制”四十八首、“唐诗神游”二十三首、“长诗”四首,共为七十五首,分量之重超过我以前任一本诗集。这么多首,主题、体裁、语言变化颇多,实在难以分析。以前我常说自己的诗大半是“等来”,小半是“追来”的—所谓“等来”,是不请自来,或是一个意象,或是一种音调,或是一句可以开头,或是某词可以发展,总之就是近于“灵感”;所谓“追来”,是有人请你就某一主题在某一时间之前交一首诗。我有时会婉拒,但是如果主题值得一写,我就会以接受挑战的自励应承下来,然后在知性上做足功课,充分“备战”。真正写起来时,还得凭自己的感性,把那些知性的材料化为我用才行。
例如《阿里山赞》便是应阿里山林务局之请而写,《记忆深长》便是由台铁催生,《白孔雀》是为八方新气的白瓷雕品而作,《西子楼》是应中山大学的校友会之需,《梦幻舞马》是为宣扬《联合报》所办精彩表演而成。《秭归祭屈原》更是湖北秭归县新建屈原祠堂,举行端午祭屈大典,由该地县长跨海来邀而特地新作的第七首咏屈之赋。后来我又应邀去开封参加祭屈,不得不写出第八首的《招魂》来配合盛会。
其实诗集中颇有一些是我认定其主题极有价值而自动引其入诗的:例如《某夫人画像》就是要肯定淡泊而纯净的风格,所以正话必须反说;例如《谢渡也赠柑》则是效古代文人之吟诗答和。只要诗心不废、诗兴常发,则生活之中无事不可入诗。例如看医生原非赏心乐事,尤以看牙医为甚。近年我在白内障之外更添了青光眼,本就相当苦恼,但是苦恼不妨用诗来化解,反躬自嘲的谐趣,宋人就比唐人看得开。至于《核桃》,当然是一首咏物诗,不但要状其物,更要超于象外,入乎意中,既要写实,也得象征。这首《核桃》,始于摹状,一变再变,转入美学,终于对空洞的晦涩诗提出批评,一笑作罢。
第二辑《唐诗神游》有点像论诗绝句,却又不是。我读唐诗大半生,老而更好。辑中这些小品,或是顺着某首名作之趣更深入探索,或是逆其意趣而作翻案文章,或抉发古人之诗艺竟暗通今人之技巧,或以画证诗,或贯通中外,总之以唐人为师,攀唐人为知己,其实都是抱着homage的敬爱心情,不敢对那些天才无端唐突。
第三辑的《长诗》,除《秭归祭屈原》是应灵均出生地的县政府之邀请而用心创作之外,其他三首都是因为美加上宗教的感动而自动挥笔。《花国之旅》是咏台北市花博会之盛况,开头的一段用披头士迷魂恍神的声韵,希望能追摹翮如飞(groovy)的快意。《大卫雕像》寓抒情于叙事与玄想,并且不刻意押韵,《卢舍那》亦然。老来还能锻炼新的诗艺,可见得诗心仍跳,并未老定。
《太阳点名》一首,专写春回大地,太阳来点澄清湖岸特有花树的名,充满幽默与喜悦。在官方赞助下,此诗得以铜牌刻碑立于湖岸,是我长居高雄莫大的荣幸。

二○一五年二月七日于西子湾

窗之联想

四方的窗子
窗子的四方

记得从前在厦门街
我八席的书房
多盼有阳光
而阳光终年不到
冷啊,我^想象有南窗可凭
不必采菊
就悠然可见南山
即使要做梦
也有南柯来牵引

而更艳羡的该是
李商隐的西窗
有纤手伴我剪烛
暖颊烘托的红晕
听我低诉
巴山夜雨的凄凉

至于东窗呢,小心
切戒在夜半
以为瞒得过鬼神
就可以老鼠搬米
偷空了整个仓库
否则天一亮,东窗
事发,你才惊觉
隔壁就是囚窗

——原载二○○九年二月二十一日“《中国时报》”


太阳点名

显赫的是太阳的金辇
绚烂的是云旗和霞旌
东经,西经,勾勒的行程
南纬,北纬,架设的驿站
等待络绎缤纷的随扈
簇拥着春天的主人
一路,从南半球回家

白头翁,绿绣眼
嘀嘀咕咕的鹧鸪
季节好奇的探子,报子
把消息传遍了港城
春娣和文耕带着我们
去澄清湖上列队迎接
太阳进城的盛典

春天请太阳亲自
按照唯美的光谱
主持点名的仪式
看二月刚生了
哪些逗人的孩子
“南洋樱花来了吗?”
回答是一串又一串
粉红的缨络,几乎
要挂到风筝的尾上
或垂到湖水的镜中
“黄金风铃来了吗?”
回答是一朵又一朵
佩上一柯又一柯
艳黄的笑靥太生动
连梵谷都想生擒
“火焰木来了吗?”
回答是一球又一球
衬着满树的绿油油
把亮丽的红灯笼高举
烘暖行人的脸颊
“羊蹄甲也到了吗?”
回答是一簇又一簇
浅绯淡白的繁花
像精灵在放烟火
烧艳了路侧与山坡
“还有典雅的紫荆呢?”
回答是惨绿黯紫
显然等得太久了,散了
“还有,”太阳四顾说
“最兴奋的木棉花呢?”
一群蜜蜂闹哄哄地说
她们不喜欢来水边
或许在高美馆集合
不然就候在高速路
从楠梓直排到冈山
不如派燕子去探探
要是还没有动静
就催她们快醒醒

——原载二○○九年三月十六日《联合报》

秋 千
始终不肯放手的,这世界
偶尔也会放我们
七分钟的假期或八分
让脚尖直踢到云顶
紫檀树整排向我们鞠躬
风景竟然和我们游戏

让我们变成鸟吧
所有的高枝危藤
都是羽族的秋千
或是变成风筝吧
让气流扶掖着我们
——脱手就要飞去
不然变成钟摆吧
上升和下降之间
一眨眼几度轮回

你原说,这是孩子的天真
我们怎么好意思
我说,孩子不就是我们
让我们荡吧,荡回童年
只要够高,就能再一瞥
母亲晒衣裳的后院

更想起从前的蜜月
以为早已经失踪
却缩成一个小精灵
躲在这秋千架上,只等
我们路过时发现
其实,它到处在找我们

——二○一○年六月三十日      
——原载二○一○年九月二日《联合报》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人喜欢阅读

《活着多好呀》汪曾祺 《余光中随笔精选》余光中
余光中的书,余光中作品集
相关推荐阅读
网站地图